全国服务热线

400-115-1305
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电话:15878975513
传真:020-58996031
服务热线:400-115-1305
邮箱:55689632@qq.com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越秀中路52号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环保涂料 >
环保涂料

儿童漆产品的标准主要有俩

作者:admin 时间:2019-11-02 01:24

  这几年家庭装修中,墙漆的环保性备受关注。尽可能给孩子最好的,是很多家长的内心想法。于是,涂料厂商迎合这一消费心理,推出高于一般涂料价格的“儿童漆”。

  儿童漆在国内面市以来,一直以环保为主要宣传点,“抗污”、“除醛”、“甲醛VOC未检出”等字眼,给大多消费者留下这样的印象:能给孩子用的,应该是最健康环保的。因为宣称专为儿童度身设计,它在售价上也比普通涂料高出10%-50%不等,甚至更多。

  2019年3月,《消费者报道》从市面上选购了嘉宝莉、多乐士、三棵树、立邦、紫荆花、华润、芬琳各1款儿童漆,并将其送到第三方权威检测机构,对游离甲醛、VOC、耐沾污综合能力等指标进行了对比测试,结果参考GB18582-2008国家标准以及GB/T 34676-2017《儿童房装饰用内墙涂料》。

  根据《消费者报道》的推文显示,这7款儿童漆分别为:嘉宝莉海妮宝贝2无铅抗菌墙面漆、多乐士无添加竹炭全效儿童漆、三棵树(NEW)儿童健康宝墙面漆、立邦儿童漆、紫荆花贝倍儿童漆、华润妙想A+纯环保儿童漆内墙漆、芬琳图艺特儿童漆。

  经过4个月的漫长等待,7月3日,《消费者报道》在其微信公众号平台公布了评测结果:紫荆花、芬琳、立邦儿童漆游离甲醛含量(mg/kg)超标,华润儿童漆VOC含量(g/L)超标。具体检测结果数据如下:

  正如《消费者报道》图片注释所示,华润、紫荆花、芬琳、立邦儿童漆的超标只是从国家推荐性标准GB/T 34676-2017《儿童房装饰用内墙涂料》来看,但从国家强制性标准来看,《消费者报道》本次检测的7款儿童漆均安全性达标。

  目前,儿童漆产品的标准主要有俩,一个是强制性标准GB 18582-2008 《室内装饰装修材料 内墙涂料中有害物质限量》,性能指标、环境指标与一般乳胶漆并无差异;另外一个则是2018年5月1日正式实施的GB/T 34676-2017《儿童房装饰用内墙涂料》,规范了儿童漆的性能要求,环保要求也更高。

  强制性标准意味着企业必须要严格执行该标准,具有法律方面的约束,而推荐性标准则表示企业可以选择执行,非强制性的。这也就意味着,华润、紫荆花、芬琳、立邦儿童漆虽然在GB/T 34676-2017标准中显示甲醛超标,但是他们都是合格的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立邦儿童漆,游离甲醛含量高达28 mg/kg,超出推荐值的约5倍。在《消费者报道》此前发布的“五合一”系列乳胶漆测评,立邦五合一产品检出甲醛(16mg/kg)。换言之,立邦儿童漆的甲醛含量竟然比立邦五合一产品还要高。

  其实,《室内装饰装修材料 内墙涂料中有害物质限量》是市面上所有乳胶漆的适用标准,属于要求较低一类。换句话说就是,性能指标、环境指标实际上与一般乳胶漆并无差异。作为儿童漆为什么没有未达到儿童漆推荐性标准?

  紫荆花涂料表示,甲醛检测方法比较精细,检测过程用到的水、试剂、取样过程等都有可能受到污染从而导致检测结果的偏差。

  立邦中国表示:在配方设计过程中,严格挑选使用不含游离甲醛和VOC的原料,强制性标准采用的是蒸馏法,儿童漆标准采用的是HPLC方法,两者检测方法及对比标准不同,故不存在可比性。

  而芬琳则表示,在涂料工业中,甲醛会作为一些产品防腐剂的成分使用。在我们从国家建筑材料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拿到的报告中,没有显示甲醛超标。

  从2002年,富亚、美涂士、嘉宝莉等一批“先行者”,敢于“第一个吃螃蟹”,率先推出了“儿童漆”产品开始,儿童漆已经经历了17年的发展与变革。据《涂料经》市场调研组粗略统计,截止到2018年5月31日,目前中国国内儿童漆市场整体规模大致在10亿之间,且增长趋势明显,儿童漆品牌40家—50家左右。

  据了解,在涂料行业的传统分类方式上,没有“儿童涂料”或“儿童漆”这一类别,在2015年以前,而我国都没有出台有关“儿童涂料”国家标准、地方标准及社会团体标准。所有,“噱头”、“查无此类”、“概念炒作”“名不正言不顺”“挂羊头卖狗肉”等名号充斥着儿童漆的成长道路。

  但是,随着2005年儿童漆上海市社会团体标准、2016年儿童漆广东省地方标准、2017年儿童漆国家标准等各相关标准的出台,儿童漆的“市场名份”问题有所改观,正在走向良性发展的轨道上。

  但是,从“南都鉴定评测实验室检测出:9款儿童漆中4款检出有害物质,芬琳样品苯系物超标80%!”、“上海消保委检测出:汇丽涂料儿童漆含重金属、游离甲醛”等事件来看,儿童漆相关标准有点“可笑”。众人催促出来的标准,却无人严格实施。

  儿童漆真的摆脱了“伪概念”这一说?处于良性发展状态?这些都值得行业人深思。有人将这一现象总结为: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

  《涂料经》认为,相关标准法并不是仅仅颁布之后就完事了,真正能使其发挥最大的价值的是真切的落实到实处,所做之举,更应是经常化,制度化,加大监察管制力度,真正做到让消费者放心,安心。